首頁 > 新聞 > 外媒看滁 > 正文

【光明日報】定遠王萌萌:“我信你”,駐村七年才懂它的重量

1

(《光明日報》2020年10月1日8版)

“我信你”,駐村七年才懂它的重量

王萌萌(左二)在田間地頭調研。資料圖片

王萌萌

王萌萌,1988年生,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,第24屆“中國青年五四獎章”獲得者?,F任十三屆全國青聯副主席,安徽省滁州市定遠縣委委員、定遠縣婦聯副主席(兼職),定遠縣吳圩鎮西孔村黨總支第一書記(大學生村官)、定遠縣吳圩鎮皖圩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。

駐村7年,我早已不是那個初來乍到、動不動就哭鼻子的小姑娘,卻會為了一句“我信你”而熱淚盈眶。

安徽省脫貧攻堅調查工作開始了。一天,我跟著工作隊一起來到隔壁吳圩村進行入戶調查工作。進村沒多久,就被一個老奶奶拉住了。她說:“小姑娘,你們是來檢查的?我想反映個情況,村里不給我辦低保!”

老人不認識我,以為我們是鎮上來的檢查組。雖然此行時間很緊,但她口中的辦低保是村民心里一等一的大事,我有心聽一聽。原來,老人已是村里建檔立卡的貧困戶,還有一份環衛工的工作,并不符合辦低保的條件,但她不懂政策,只覺得是自己哪里得罪過村干部,所以辦不成。

“奶奶,您雖不符合辦低保的條件,但您有村里給貧困戶的補貼,能享受黨和國家的好政策,何況您身體還硬朗,環衛工作干得不錯,子女也能照顧著,這日子還愁過不好嘛!”我安慰著老人,這類情況,讓老百姓想通了、安心了最重要。

但老人眉頭仍皺著,顯然對我的話心有疑慮,不待我多說便問道:“你是哪個檢查組的?”我一笑,只好自報家門,說我叫王萌萌,是隔壁西孔村的第一書記,來做脫貧調查的。

沒想到,老人的眉眼立即舒展開來,說了一句讓我意想不到的話——“哎呀,你就是王萌萌??!那你說的,我就信了!”

你是王萌萌,所以我信你!接下來的幾天,來自一位素不相識的村民的這一句話,在我的心中縈繞不散。我在村里做事,苦辣酸甜都自己消化,從不求什么回報。但能讓遠近鄉親都認可我的工作,認可我這個人,這是多大的榮幸??!這句話講出的那一瞬間,便已化作一股熱流,滌蕩了我的身心,也慰藉了我7年的駐村歲月。

7年前,我放棄在省會城市合肥的工作機會,沉到西孔村來當“村官”。那時候,村民們也會看著我說“你就是王萌萌啊”,潛臺詞不是信任,而是打量、懷疑——你就是那個剛畢業的小丫頭啊,估計是來鍍金的,待不了多久。

那時候我常??薇亲?。村里人不信我、不聽我的,只好晚上回家偷偷抹眼淚,然后對自己更“狠”。7年,我一點一滴地,為腳下的鄉土注入新鮮的血液。我帶頭貸款搞種植,吸引村民跟著我一起發展現代高效農業。創立皖圩種養殖專業合作社,吸納社員100多人,發展種養循環經濟,戶均年增收2萬余元。當選人大代表后,我還對鄉村人才引進、發展數字化農業等多次提出建議。西孔村從“落后村”,變成“明星村”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7年了,身邊的大學生村官有的轉編,有的改行,只有我一頭扎在村里。我深知,脫貧攻堅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壯舉,把青春獻給最需要年輕人的鄉村,是我對祖國、對黨和人民最深情的告白!

我或許錯過了繁華的風景,但誰說我沒有別樣的收獲?基層實打實的歷練,讓我從一個只會哭鼻子的小姑娘,蛻變成一名敢想敢做的女干部。更重要的是,我相信沒有人會比我更懂一句“我信你”的重量,它足以讓我永遠熱淚盈眶。

 (作者:王萌萌,本報記者李丹陽采訪整理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入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手機訪問 | 網站地圖 | 留言反饋 | 我要投稿
中共滁州市委宣傳部主辦 滁州日報社承辦
Copyright?2009-2010 Chuzho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
皖網宣備3412015001號 皖ICP備11004325號-1 熱線電話:0550-3022685
双色球下载安装2020年